有些人身陷低谷,自此消沉。有些人屡受重创,仍浴火重生。

连年的清苦生活,未能让邓小平为国奉献的初心有哪怕一毫的动摇。他心怀家国的伟大宏图,在远离北京的江西新建县,安静盛放。

在忍耐与坚韧的冥冥照引下,他终不负众望,东山再起,领导着新中国迈向史诗般的明天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遭受批判 放逐江西

二十世纪六十年代,一场批判的革命浪潮,狂烈席卷了中国各地。

1967年4月1日,邓小平遭到猛烈批评,被称为是“党内另一个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”。

随后的言论势如腥风血雨,摧折了他此前近乎于所有的煊赫荣彰。邓小平也因此,被免除了一切党内职务。

但他始终未曾放弃,为新中国的未来献出一份力。他频繁地笔写书信,试图修复与毛泽东的关系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在信中,他屡次提到:“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留在党内,做一个普通党员”以及诚恳的忠心:“我请求在可能的时候分配我一个小小的工作,参加一些力所能及的劳动,给我补过自新的机会。”

但由于江青、陈伯达、康生的极力抗阻,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都未能见上主席一面。

面对众人对邓小平清一色的指责,毛泽东的评价却充斥着旧情与柔和。他认为,邓小平在抗日与解放战争中付出了极大的贡献,对党也十分忠诚。不如保留他的党籍,哪怕让他负责一些简单的整理材料的工作,那也是很好的。

也正是毛泽东留下的这一线余地,成就了新中国日后的壮大与腾飞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邓小平在人生低谷徘徊了两年,在1969年10月22日,他接到了一条宛若噩耗的指令。

为了平稳与苏联边境尖锐的武装冲突,海陆空三军已进入紧急战备状态。根据备战需要,中央决定把一些人疏散出北京。邓小平的名字,就位列其中。

“小平同志,接下来你要到江西参加劳动,接受再教育。这是中央下达的指令,不日会有人安排你在江西的住行。”

“我能在离京前,再见主席一面么?”

“你可以给办公厅主任汪东兴写信,他会将你的信件转交给主席。”

听到指示后的邓小平神容平静,心中却有一片挥之不去的怅惘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在临行前,他给毛泽东写下一番尽诚竭节的话:

“我保证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劳动中,向工农兵学习。好好地用毛泽东思想改造自己的世界观,从头做起,重新做人。”

写完这最后一笔,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整顿行装,携妻子卓琳、继母夏伯根,登上了赶赴机场的漆黑轿车。

随着苍灰色的机翼冲向垂铅苍穹,北京化为渺小的一点,割过邓小平忧戚的双目。

这一去,不知何时才能返航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生活从简 思绪不休

在周恩来的妥善安排下,邓小平三人入住了江西新建县,此后的每日生活,就是在拖拉机修造厂与家之间的两点一线。

每日清晨,邓小平与妻子卓琳都会徒步走到拖拉机修造厂,在那里心无旁骛地勤恳劳作。

昔日伫立于云端的政治家,一朝谪变为平凡钳工。而邓小平没有丝毫的怨气。一个枯燥的动作,换来他千万遍认真地重复。

而邓小平的真实身份,就像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,在工人间蔓延传开。为了照顾和保护漂泊无依的邓小平一家,当地人专门为他们修建了一条小路,确保徒步过程中、足够的隐蔽与安全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难以言述的温暖,在邓小平的胸腔内溢满。而他纷杂的思绪,在这简朴的起居中犹如繁复的波涛,汹涌起伏,不曾止息。

国家如何在动乱后恢复平稳的社会秩序?

中国与西方各国间的外交应如何展开?

谁人能担负起毛泽东所立下的丰功伟业?

中国的未来,又将走向何方?

……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这一个个错综纠葛的重大问题,日日夜夜缠绕着邓小平的神魂。于是烟灰缸内堆满焦黑的烟蒂、唯有星月与失眠的长夜相伴。

在得知儿子邓朴方遭到迫害而导致瘫痪的时候,邓小平疲惫的神经已不堪重负,晕倒在修造厂里。

在被妻子喂入一碗红糖水之后,邓小平双眼复睁。工友们一张张关怀的脸庞跃入他的视野,在这一瞬,人性之善争鸣在跳动的心脏,他又得到了重生般的力量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纵使挫折与困苦、像阴翳一样笼罩在相互慰藉的一家人当中,仍打不垮邓小平坚定的信念:光明终将普照华夏。中国必定会战胜长夜之寒,迎来崭新的鸿章。

他放下了对过去不可挽回之事的执着,而专注朝前看。与此同时,他依旧保持着作息规律的习惯:上午做工,傍晚散步,睡前读书;并抓紧一切空余的时间,阅读报纸时事,听取收音广播。

邓小平坚韧不拔的忍耐和等待,催生出乐观豁达的情怀。于是,无数个极富变革性的点子,在他一圈圈围绕着洋楼步行的过程里孕育而出;在这远离政事纷争的宁静之地,悄然萌芽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林彪垮台 转机初来

1971年秋天,淅淅沥沥的雨飘洒下阴霾的长空。一艘在内蒙古坠落的飞机,犹如一阵狂暴的飓风,引爆了国内的舆论声潮。

“林彪夫妻,和他们的几个追随者连夜逃往苏联。飞机在中途坠毁在内蒙古,机上无一人生还……”

透过收音机得知此轰动巨变的邓朴方登时面色一变,将该消息第一时间告知父亲。

而此刻,邓小平夹烟的指节微微一抖。旧事潮涌,刷过他沉静如漆的眼底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在五十年代,林彪和邓小平就像两颗如日中天的新星,被毛泽东视为最有前景的接班人。但他们两人因为政见的不同,关系并不和睦,彼此相行渐远。

如今,听到曾经被毛泽东给予无限厚望的人叛国,邓小平的胸口仿若压了一座沉重的大山,久久不能平静。

忧虑垒成四面高山,将心系国家政局的邓小平重重围堵。他不禁想道,毛泽东已步入晚年,谁人会肩负这一伟人所创造的历史遗产?

如何保持政局平稳,而后选出合格的后继领导人,是当下不可忽视的重要问题。

思虑淡荡,转眼间,已至隆冬。林彪垮台的消息,漫如飞雪,飘洒在这动荡的日陨月升之间,终也似鸿毛一片,降落至江西的新建县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当晚,邓小平夫妇接到命令,前往修造厂食堂,听取中央重要文件通知。

“关于扩大传达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——”

当这一言掷出厂领导的口中,台下工人面面相觑,私语声一时盈满方寸空间。

坐于最前排的邓小平与妻子对视一眼,皆看到彼此眸中的复杂万千。

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内,林彪的诸多罪行流淌在与会的工人耳中。即便邓小平的听力因年迈而有所下降,他仍能从朗诵者的唇间读出每一个音节的顿挫。

它们就像重锤,击打在鼓膜与心腔,伴着呼烈的风声,磨蚀出无数斑驳的孔洞、疮疤,更捎来一分无端的期盼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会议结束后,邓小平与卓琳并肩携行,沉默地走在这条蜿蜒的小路上。

当回到自己的房中,辛辣的尼古丁与助眠的药物,已无法平复邓小平的心情。

这一天终于等来了么?

邓小平不清楚,林彪的叛逃,会否给他的政治生涯带来久等不至的转机。

寒冷的北风扑打着窗棱,冷月如霜,稀薄地晒在简朴的工作桌案上。

枯坐木椅的老人眉心紧皱,犹豫再三,终是鼓足勇气,擎起钢笔。在绵软微黄的信纸上,一字一顿地写下这些话语:

“这件事发生得非常突然,我感到十分的震惊和愤慨。我遵照主席指示,努力通过劳动和学习,进行自我改造。我个人没有什么要求,只希望有一天还能为党做点工作,使我有机会能在努力工作中补过于万一。”

昏黄的灯泡燃烧至黎明,这封寄赴中南海的信,却似石沉大海,杳无回音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陈毅去世 希望再现

光阴淡荡,而凛冬未尽。1972年1月6日,陈毅去世的消息,震痛了尚未消融的中原冰川。

陈毅军功卓著,曾被授予元帅军衔。1969年,他与邓小平在同一批次被疏散出北京。倥偬峥嵘的一生,最后为病痛摧磨殆尽。

萧萧枯叶落满了北京西郊的八宝山,在夹杂着灰烬的晚风中,毛泽东现身在陈毅的追悼会上。

这是毛泽东在林彪坠机后第一次公开露面。他单薄的睡衣外,仅罩了一件灰色外套。夜以继日地操劳,令他眼角眉梢避无可避地染上几许沧桑。他神情庄肃,敬重鞠躬,为陈毅献上无言的缅怀与怅惋。

“陈毅是个好同志。”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毛泽东望着畴昔战友的黑白遗像,如是说。前尘往事并随旧人的面容,一瞬卷过他的病躯。一个人,蓦地占据了他的回忆浪潮。

林彪的错误必须得到纠正,很多老干部受了太多的苦,是时候让他们回来了……

思及此处,被众人拥簇的毛泽东长呈起一息,逐个流连过陈毅家人的泪容。言辞之中,极具深意:“邓小平属于人民内部矛盾,没有历史问题。他为党,是做出过贡献的……”

立于一旁的周恩来,敏锐地攫取到这句话的内核与精髓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作为亲密友人,周恩来何尝不想让邓小平再度复出、重新主持大局?他当即将毛泽东的态度播散出去,希望能给谪居江西的邓小平,带来一缕曙光。

此时的邓小平缓缓放下手中的《人民日报》,窗外鸟雀啼啭,浸润在朦胧暮色里的江西,人喧声依稀。

他双眼如炬地凝紧老树枝头将露未露的嫩芽,激亢的心神犹似这即将莅临的春意,在眼眶内矍铄、在骨血中翻腾。

陈毅同他,有着极为相似的命运,这无疑勾起他难宣于口的惺惺相惜。毛泽东的肯定,自遥远的北方传入他的感听,更激发出他对未来命运的无限憧憬。

他品出了主席试图和解的心声、他感受到了周恩来的恳切托付,亦看到了当下政坛局势不可阻挡的转机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但邓小平曾经毕竟受过猛烈的指摘与批评,复出更非轻而易举之事。

在后续的几个月里,邓小平依旧积极地同北京联络。他为家人们的殚精竭虑的请求,得到了明确的回应。

在这一年的四五月份,他的儿子邓质、女儿邓榕,被准许进入学校读书。而他和妻子卓琳的工资,也恢复到了原有水平。

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,中央音讯全无。

时已入酷暑,蝉鸣声横贯燥空。汗水沁透了邓小平的衣裳,他揩掉悬在眉际的汗珠,再度提起笔杆。

在信中,他自我检讨了错误,并真挚感谢毛泽东对他长久以来的保护。在结尾,他强调道:“再次肯定我对中央的保证,永不翻案。我只想为人民再做一点事情。”

就是这封言语至诚、无私为国的信,消融了毛泽东的所有顾虑,也敲开了邓小平回京的大门。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几度春秋 蹉跎回京

1973年2月20日,邓小平挥别了修造厂朝夕相处三载的工友们,与家人踏上返京的列车。

邓小平无言地坐在车舱内,一帧帧迅速后退的江西风光,却刀斫斧凿般定格在他的瞳孔里,再往更深处沉。

江西省新建县,将作为一面照映他的历史之镜,永远留存在他的灵魂中。

水流卷走岁月的伤痕,煦景散却隔阂的坚冰。一个月后的中南海,红日平西,春风温婉。

一方书房,圈拢着两名故人。茶梗在瓷杯中旋转,静默在对望里绵延。毛泽东梭巡着眼前刻满风霜的旧友,率先打破了沉默:“这几年过得怎样?”

邓小平十指成塔,交叠于膝。瞬息内,似有无边水雾蓄入他的黑亮眼眸。良晌过后,他面容静若深潭,只唇际余一抹温和微笑: “等待。”

邓小平下放期间,抓住几个关键时间点给毛主席写信,终重返中南海

二位伟人相视一笑。只此一眼,温柔冰释了蹉跎时空。在这一刻,历史做出了正确的选择。





Powered by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-肉仙-年轻的保姆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