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73年,邓小平恢复工作,毛泽东和他谈军队管理,邓小平不说话,把主席的茶杯和自己的茶杯换了一下位置。毛泽东看后,哈哈大笑:“英雄所见略同!”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新中国成立之后,一般认为抗美援朝是立国之战,新中国用落后的武器和贫弱的经济实力,硬扛世界最强大的军事集团。实际上,我们还曾经面对北方强邻的威慑,特别是,1969年,珍宝岛事件之后,北方强国在我国北部边界陈兵百万,并声称要动用he武对我实施外科手术式打击。

面对纷繁复杂的国内外形势,毛泽东似乎觉察到一些什么,1971年8月15日,他坐专列南巡,他到地方上走了一圈,和各地的军队领导进行了谈话,他反思自己这些年对军队的事情参与的少了。

8月16日来到武汉,毛泽东分别找湖北、河南两省的党政军负责人过来谈话,其中毛泽东讲了一段颇耐人寻味的话,他对武汉军区政治委员刘丰谈话讲到:“我就不相信我们军队会造反,军以下还有师、团,还有司、政、后机关,他们调不动军队干坏事。……当然,我也犯了个错误,胜利以后,军队的事情我管得不多。我要管军队了,我光能缔造就不能指挥了吗?……我就不相信,你黄永胜能指挥解放军?”

熟知中国历史的毛泽东,一贯坚持“党指挥枪”作为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,这谈话显然是在向军队政治干部传递信息,折射出他要加强对军队的领导的想法,也对这些跟随他多年的老部下提到“我不相信他们能调得动军队干坏事”这样的警示。

后来,经历了“九一三”事件,毛泽东不得不重新考虑国家的布局,他的想法需要可信任有能力的人来执行,在周恩来的积极协调下,1973年3月10日,邓小平恢复了工作。

毛泽东找邓小平进行了一次长谈,谈话过程中,流露出加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想法,这是保持国家安全稳定的重要基础。同时,也提到军队现在人才出现断层,也暴露出一些不和谐的苗头,这让他感到忧虑。说到这里,毛泽东喝了一口茶,把茶杯放在两人中间的茶几上,看着正在静听的邓小平,问他有什么想法。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毛泽东和邓小平谈话

邓小平曾常年和刘伯承搭档,率领刘邓大军征战多年,深谙治军之道,他沉思片刻,却没有说话,低头看了眼茶杯。把自己的茶杯拿起放在毛泽东面前,又拿起毛泽东的茶杯放在自己面前。做完两个动作,邓小平抬起头,还是没说话,看着毛泽东。

毛泽东和邓小平对视一下,随即会心一笑,高兴地加重语气说:“哈哈,英雄所见略同!”。显然,邓小平的意思是军队主要领导人换换地方,这也是毛泽东的想法,现在,他找来加强军队领导的人和他想到一处了,让毛泽东很高兴,也算基本确定了自己的想法。于是,就有了有名的“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”!

调整主要军事主官是大事儿,搞得不好会引发种种猜测,所以要好好策划,并做好沟通。随后,毛泽东又单独征求了周恩来、叶剑英、王洪文的意见,几人也表示同意,在此基础上,毛泽东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进行专门研究。

1973年12月12日,毛泽东他的书房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,会上他对政治局和军委提出了批评,他指出:“政治局要议政。军委要议军,不仅要议军,还要议政。”他是想强调党对军队的领导,军队要讲政治,政治局要讲军事,政治局要对军委进行领导。

毛泽东接着说”你们不改,我就开会,到这里来。我毫无办法,我无非是开个政治局会,跟你们吹一吹,当面讲。”

说到这里,大部分政治局委员并不明白毛泽东的真实意图,都默默记着,边思考主席的意思,没有人讲话。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1974年毛泽东、邓小平、汪东兴

此时,毛泽东话锋一转:“我提议,议一个军事问题,全国各大军区司令员互相对调。”这才进入正题,大家顿时豁然开朗,等着毛泽东说出他的具体想法。

毛泽东顿了一下说:“这件事情,我考虑了很久,大军区司令员还是调调好。”点燃一支烟随着解释道:“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搞久了,不行呢。搞久了,油了呢。有好几个大军区,政治委员不起作用,司令拍板就算……主要问题是军区司令员互相调动,政治委员不走。”

听完毛泽东的解释,大家心里明白,由于我军一向实行军政双首长制,军事主管和政委各司其职,相互配合又起到制衡作用,从而保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毛泽东这番话无疑切中了当时军队高层存在的问题。

只调司令员,不调政委,是一手妙棋!长期不动,两人配合时间久了,司令员和政委关系太密切,容易造成政委对司令言听计从,失去了相互制衡的作用,就要分开。而个别地方,司令员和政委关系不好,影响工作的,当然也得调开,这样才有利于开展工作。同时,流官制度,是国家和军队治理的进步,对于社会稳定大局和国家统一有着重要意义。

这就是毛泽东的政治智慧,由于几个主要相关人员提前都通过气儿,达成了一致,其余政治局委员对此并不熟悉,自然没有意见,所以,这一建议直接得到一致通过。

接下来,毛泽东又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,这一决定让很多人心里颇不平静,毛泽东他指着邓小平说:“现在,请了一个军师,叫邓小平。发个通知,当政治局委员、军委委员。政治局是管全部的,党政军民学,东西南北中。我想政治局添个秘书长吧,你不要这个名义,那就当个参谋长吧。”

此话一出,政治局委员们内心掀起轩然大波,有的人暗自神伤、有的则感到欣喜欣慰!

毛泽东并没在意大家的反应,当然,对于大家的想法他是了如指掌的,接着说道:“我们现在请了一个参谋长。他呢,有些人怕他,但他办事比较果断。他一生大概是三七开。你们的老上司,我请回来了。政治局请回来了,不是我一个人请回来的。”

毛泽东这些看似轻描淡写的话语,其实包含很多信息,毛泽东在告诫在场的人人:

邓小平的身份确定为参谋长。就是说,无论政治,还是军事,参谋长都是给主要领导提参谋意见的,所以,邓小平的意见无疑是很有分量,这是在给邓小平立威。说有些人怕他(邓小平)。就是告诉那些怕他的人,要注意了,把邓小平请回来,就是要平衡力量、改进某些工作的。说邓小平一生是三七开。七分是功,这是在整体肯定邓小平,说明毛泽东很清楚邓小平的情况,而且是信任他的。说邓小平是老上司。毛泽东是要求年轻的政治局委员给予邓一定的尊重,因为,邓小平的资格在那摆着呢!是“政治局请回来了”,不是我毛泽东一个人请回来的。说明,不仅是毛泽东信任他,是党整体上信任他,选择他在局势纷繁复杂的情况下,出来做一些工作。

看似随意的一席话,向大家正式推介了邓小平,对邓小平接下来的工作无疑是有利的。这就是伟人的智慧,把严肃复杂的事情,寥寥数语,谈笑间解释清楚了!

交代完之后,毛泽东又转身对邓小平说道:“你呢,人家有点怕你,我送你两句话,柔中有刚,绵里藏针,外面和气一点,内部是钢铁公司。过去的缺点,慢慢改一改吧。”

这话呢,也是双关的,即是告诉邓小平放心大胆干,也告诫他,任务繁重,不要翘尾巴不干事儿!

回忆当时的情景,邓小平说了一句:“毛主席真厉害!”因为好多时候,很多人能看明白,却不一定能通过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,毛泽东就是用简单的话语,达到了别人达不到的效果。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毛泽东和韩先楚

经过多轮谈话和政治局会议的铺垫之后,政治局和中央军委联合发出通知绝密通知,八大军区司令员进京开会,要求向下不做传达,北京直接派飞机去接。

1973年12月21日下午,毛泽东在中南海丰泽园,他的书房兼会客厅接见了参加中央军委会议的40多名高级将领,参加接见的还有朱德、周恩来等人和刚参加军委工作的邓小平。

这种高级别的将领大调整,尽管做了很多铺垫,周恩来、叶剑英、邓小平也在不同场合做过吹风,但还是要再慎重一些,那就是提前见个面。另外,高级将领工作调动前,毛泽东接见和谈话也是多年的惯例,这次动作空前巨大,肯定有人心里不愿意,所以,正式调令发布前,毛泽东还是要和这些一起征战沙场数十年的老战友们交交底,谈谈心!

大家都到齐了,毛泽东穿着宽大的睡衣出来了:“我一晚上没睡觉,想看看同志们。”

毛泽东第一句话就像和老朋友拉家常,让这些百战余生的老将们心中一暖,气氛变得温馨轻松了许多,他接着也不啰嗦,直接解释这次调整的思路,毛泽东用他那湖南腔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一下好,人在一个地方呆长了,油了,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。对调一下有好处,到处都是干革命。调动要欢迎,不要冷冷清清,冷冷清清不好,要同军长、军政委,师长、师政委见面,包括司、政、后机关,一二百人见见面,不认识不好,比如东北陈锡联,可以带李德生到沈阳军区熟悉熟悉,互相当场介绍一下。”

参加对调的八大军区司令员坐在前排,在毛泽东的对面静静聆听着老领导讲话,然而,毛泽东接下来不讲了。直接看着许世友说:“我要你读《红楼梦》,你读了没有?”那语气就像老朋友聊天,又像家长检查作业!

许世友立即回答说:“主席,读了。”毛泽东接着问: “读了几遍?”许世友老实回答:“一遍。”毛泽东摇了摇头,“一遍不够,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呢。”

两人一问一答聊起了天,原本凝重的气氛变得更加轻松和谐。接下来的一幕更让大家震惊,当场,毛泽东背了《红楼梦》的一大段原文,几乎一字不差!

然后,毛泽东看着许世友说:“你就只讲打仗,你这个人以后搞点文学吧……‘常恨随陆无武,绛灌无文’。绛是说周勃,周勃厚重少文,你这个人也是厚重少文,你就做周勃吧,多读几遍《红楼梦》吧!”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毛泽东在挥手

许世友对毛泽东的话听不太懂,但是都默默记在心里,练练点头,后来他把读《红楼梦》当做一项任务去贯彻执行,还号召下面的将军们和他一起读。

接着,毛泽东又和其他涉及调动的大军区司令员交谈,都是像拉家常一样,没有任何说教的内容,话语亲切而诙谐,像老朋友聊天,像家长指点后辈读书。谈兴正浓的毛泽东心情很好,他不时引经据典,妙语连珠,让在座的将军们轻松了许多,大家都理解了毛泽东的良苦用心。

眼见聊得差不多了,毛泽东突然提出,我们一起唱歌吧!唱什么歌呢?自然是唱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!后来很多人都以为只有这次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唱了这首歌,实际上不是的,九届二中全会开始,毛泽东在开会或集体接见下属时,时常让各级领导干部合唱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。用意很明显,毛泽东希望全党全军同志能够团结一心、步调一致,军队要保持和政治局步调一致。

“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……一切行动听指挥,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……”歌声响彻丰泽园,戎马一生的老将们仿佛回到了吹角连营,想起了激情燃烧的岁月!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1974年毛泽东在演兵场

歌声落下,将帅们红光满面,会见就要结束,毛泽东再一次做了强调:“过去战争年代,干部经常调来调去,我们有这样的传统……共产党员要能上能下,能官能民,能东能西,一切行动听指挥。调动一下有好处,也是加强集体领导,反对山头主义,保证党的绝对领导的重要一环。军队要统一,要整顿,要加强。”

这些话,虽然语气不重,但实际上已经讲明了利害关系,那就是:第一,这是传统,原来经常的事儿,你们不要有想法;第二,这是防止山头主义,言下之意,你要是不同意,就有山头倾向,这可是要被处理的!第三,这是全局性的工作,必须贯彻执行!

言毕,毛泽东再次露出笑容,风趣地说:“这个会差不多了吧?明天就‘走一下过场’,散会吧!”

从这次谈话,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为了促成这件事儿,为了党的领导,实际上费尽心血,对待老将们也是苦口婆心,仁至义尽!

在经过前面的酝酿、铺垫、吹风、毛泽东亲自逐个谈话等等准备工作之后,才在中南海中央军委会议上正式公布这件事儿,会场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,至今广为流传。

1973年12月22日,毛泽东主持中央军委会议,在场的除了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,还有各大军区司令员、军兵种主要领导。显然,这是一次规格极高的会议。

人员到齐后,毛泽东示意,让王洪文点名。王洪文很高兴,他知道,这是借毛泽东树立自己威信的好机会!由于年纪,又没有早期革命的资历,所以,王洪文面对老一辈的革命家总有些底气不足,特别是面对那些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老将们。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毛泽东和许世友

王洪文缓缓站起,拿起名册,咳嗽一声,高声喊道:“许世友!”

然而会场鸦雀无声,没人答应!王洪文诧异地向会场望去,他明明刚刚看见许世友坐在那儿。当他眼睛扫向会场时,一眼就看见了许世友坐在那儿,脸色铁青,仰脸看着天花板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

这种场面是王洪文怎么也没想到的,本来王洪文在上海的时候,许世友任南京军区司令员,两人比较熟悉,还一起喝过酒。

王洪文脸刷一下红了,顿了一下再次高声喊道:“许世友!”。还是没人答应,许世友将水杯向桌子上一敦,发出“咚”的巨响。

大家都明白,这是许世友在给王洪文点儿颜色看,王洪文眼睛犹疑地在会场上扫来扫去,杨得志、皮定军等面无表情地看着王洪文,眼角露出鄙夷的神色。

王洪文的目光最终看向毛泽东,他多么希望毛泽东此时站起来怒斥许世友啊!可是,毛泽东脸色铁青,却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!

会场一片寂静,尴尬......煎熬着王洪文的心......

此时,周恩来站起来,接过王洪文手中的点名册,看也不看,直接喊道:

李德生!到!陈锡联!到!杨得志!到!丁盛!到!……

老将们答“到”的声音响亮而高亢!

最后一个是许世友。到!许世友高声答道,声如雷阵。显然,许世友刻意提高了声音,言下之意像是在告诉王洪文:“许世友的名字是随便喊的吗?我可不管你是什么官儿!”

后来,人们分析,周恩来救场的同时,还是照顾王洪文的面子的,如果他第一个点许世友的名字,许世友肯定也会高调答到,那样王洪文将会更加尴尬!

周恩来接着宣布:“现在请毛主席宣布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命令!”

毛泽东眼光扫了一下全场,一改昨天的幽默诙谐,庄重宣布中央军委命令:

“这次对调,是经中央军委研究决定的,具体情况是......。”(北京军区李德生和沈阳军区陈锡联对调,济南军区杨得志和武汉军区曾思玉对调,南京军区许世友和广州军区丁盛对调,福州军区韩先楚和兰州军区皮定钧对调)

1973年,毛泽东接见全军高级将领:我一晚没睡,想看看同志们

最后,毛泽东提出要求,八大军区司令员10天内完成所有交接任务,全部到达新的工作岗位,同一天,中共中央宣布邓小平即日起担任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军委委员,重回军政领导高层。

10天后,邓小平向毛泽东汇报,八大军区司令员全部对调到位,进入新的工作岗位。整个调动过程中,八大军区司令员令行禁止,步调一致、整齐划一,没有丝毫不和谐的声音。听了邓小平的汇报,毛泽东满意地点了点头,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在当时错综复杂的局势下,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进行得如此顺利,与老将们长期以来养成的政治素养、服从意识和大局观念是分不开的,他们都迅速走向新的岗位并立即展开工作。同时,也是毛泽东运筹帷幄、多重铺垫、工作细致的结果,体现了高超的政治智慧、娴熟的政治手段。

除了,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,保持党对军队的绝度领导,面对严峻的形势,当时,还做了其他一些准备。 比如:1、中央领导干部分散到全国各地,避免遭遇重大损失时陷入组织混乱;2、深挖洞广积粮,开展三线建设,备战备荒;3、通过一张不起眼的报纸,将北方强国动用核武的倾向传递给美国;4、制定了详细的军事应对战略。

其中,最为震撼的就是,毛泽东提出,如果对方敢于动用核武,中国将倾全国之力,用常规武器全面进攻,进入对方远东地区。使得他无法继续投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不仅可以拥有领土,而且足以止战!

半个世纪已经过去,毛泽东一声令下,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,至今仍传为美谈!

如果说抗美援朝体现的是我们民族的英勇无畏和对和平的渴望,那么,对抗北方强邻主要是展示了我们对于独立自主的追求。经历了百年屈辱,这种追求民族解放和独立自主的信念深入到我们灵魂的深处。我们不怕世界最强大军事集团的挑战,也不愿意成为北方强邻的附庸。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外敌,毛泽东并不是仅凭一腔热血,而是运用高超的智慧和崇高的威望做了全面的准备。

谨以此文,向毛泽东和老一辈人致敬!





Powered by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-肉仙-年轻的保姆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